镂空空空

年更,如果你评论我我很高兴。会发原创,玻璃心,性格暴躁,壁画多,是攻控,谨慎关注。你敢搞凹我就敢搞凸,我攻推要人权

【永远的7日之都】指希+达希

替罪羊归档,薛定谔的下会在这里更新,中也已经在这里补档了。

https://read.vialactea.ca/novels/271

该站需要注册登录填写生日才能看限定章节,虽然公测阶段bug很多但是可以可以用手机完成上述操作,注册登录后重新点进链接就可以直接观看,实在不会看可以放弃这篇文章。

不麻烦的话可以给我其他作品点个收藏,嫌麻烦就不用了。

【红深】个人归档

https://read.vialactea.ca/novels/251
左上角可更改语言为简体中文,限定章节需注册登陆后填写生日才能观看。
不 私 发,我个人不喜欢这种字眼,请不要在评论说跟文章无关的话。
我知道很麻烦,但是比起写文的过程,我相信,注册登陆并不是个很麻烦的事,之后这个站会做手机版,到时候操作应该就不是很难了。事出必有因,觉得我刻薄,不近人情的,您可以不看,我本来就没有任何收益和好处,我又不是个慈善家。
【这么想要私可以啊,给钱。】

明日方舟点梗

为热烈庆祝我经过一个月不懈努力刷近卫近战男性支援tag一小时公开招募终于出了近卫小车车!(以及炽天使好像要出第三季,和我打算写个晴光连载)
这边接受点梗写明日方舟相关!【越有趣越沙雕越好】银老板相关只吃银推,其他搞亲情友情向,博士相关……我和近卫小车车结婚了!!!bg不开车只打擦边球
因为我不打tag所以点梗持续到月底,没人我就删掉嘿!

看完音乐剧,本刀客塔原地恢复记忆——我想起来了,我是……阴阳师!


需要好友送线索。
为什么不放王小姐放火神——因为大家抽不到火神,我抽到了,我晒一下。

一觉醒来突然想写猛男安塞尔——他是攻。

让我康康我无敌的大脑有没有什么好想法。

大脑:还疼吗?还疼就喝完热水滚去睡觉。

咿……


《融》①

暴雪终于停了。


少女抱着洗好的衣服爬上房顶,将褪色的布料一点点抖开,再挂上高处的竹竿。


父亲生前搭竹竿时放得很高,家里两个小姑娘够不着,父亲也不让他们动手,总说等她们长大了才能干活。现在其中的姐姐大了些,晾衣服仍然有些吃力。


挂上两件衣服,她搓了搓冻红的手,低头撇了一眼,就看到远处街道那个红色的人影。

是借宿在她家的客人。


听说是王都来的贵族,因为暴风雪耽误了,只能暂时在这座城市留宿。城里现在因为战争乱得很,就算是贵族也没功夫管,便将他随便安排在某户人家借宿。


小姑娘家里少了双亲,空房间多,要是收留贵族会有一定津贴,她当然是愿意的。


那个贵族披了一身风雪回来,红色的长发沾上不少融化的雪水。他看到了屋顶的少女,抬起头对她打招呼,笑容温暖,像是放晴的澄空。


“您今天出城了吗?”少女继续垫脚把衣服往竹竿上挂,心里想的和嘴里说的完全是两回事。


她想起这个贵族是个男人,个子比她们的父亲还要高,要是能帮她晾衣服该多轻松。但也就只能想想而已,这个贵族表面看上去和气,却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那类,最多是心疼小姑娘手上的冻疮,不让她帮自己洗衣服罢了。


“嗯,这几天就要走了。”贵族在尚未解冻的河边褪下风袍,扬手便将小姑娘这辈子穿不上的昂贵衣物抛出去。


明艳的火光从衣角缭绕到整件风袍,小姑娘眨个眼睛的功夫就只剩一片残灰。


“喜欢的话,等我回王都再买给你。”贵族抬起眸子,笑容淡了许多。


谁要你买新的,这么好的衣服丢了多心疼,王都的贵族就是浪费,从来不考虑低层人民的感受。她在心里念过一遍,慢慢把会惹恼贵族的话咽下去,把剩下的衣服晾完,顺着梯子从屋顶下来。


“您今天也不吃饭吗?”小姑娘和贵族一起进到屋里,燃着火盆的屋子比外面暖和得多,她匆匆放下衣盆,坐到火边搓搓手,冷得不行似的。


“嗯,不吃的。”贵族自己倒了杯清水饮下,在外面还有点儿湿润的头发此时全都干了,柔顺让人想摸上两把。


城主那里拿到的津贴有一部分是用来给贵族提供饮食的,但是这个人向来只喝水不吃东西,唯一一次还是因为没见过这个地界特产的糕点才尝尝味道。


真奇怪,难道贵族就不吃饭的么。


小姑娘还有很多活要干,手指不再那么僵硬以后,她拿出今天领到的布和针线认真缝起来,这是军队制服的内衬。战争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将士在前线僵持不下,被保卫的人就得为他们提供后勤保障。


静默许久的贵族放下水杯,似乎是想按住她的手,伸到一半又收回去,改为开口说话:“别做了。”


“什么?”小姑娘愣了下,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一时间思绪千回百转。这个男人在她们家住了几天,对她做这些杂事应该司空见惯,不至于现在才觉得没成年的姑娘这么辛苦是不对的。


贵族转头盯着面前燃烧的火焰,跳跃的火舌映照在他眼中:“前线的军队今晚要撤退了。”


【银推】大鲍勃说不要cue他好吗

“呼……保持得还行。”推进之王满意地看了看和上个月体检时差不多的体重数——虽然明面上看不出来,银灰也总说她的脸比之前圆了点儿,但是她意外地还瘦了好几斤。

“为什么会有体重秤?”刚从浴室出来的银灰还没擦干头发,走到推进之王身边时下意识地抖了抖耳朵,甩了她一脸水。“啊,抱歉。”

“刚刚doctor放进来的,说是整合运动丢下来的。”推进之王抹了把脸,穿好拖鞋把银灰推向体重秤,“反正那群家伙什么都丢。”

提到这一点,各位干员也不止一次怀疑过整合运动其实本质上是个搬家公司或者家具销售商来的,经常被罗德岛暴打以后掉出诸如桌椅板凳之类乱七八糟的家具,一来二去就算伐木机身上掉出个太空舱大家都习以为常,别说是个体重秤。

“我上个月才体检过,不会有太大变化……”银灰顶着被推进之王丢过来的毛巾站上体重秤,漫不经心地撇了眼数字,“的……吧……?”

推进之王听着他越来越虚弱的语调,凑上前去看了看,瞳孔瞬间收拢成一线。

“你是不是……”

“我没有。”银灰毫不犹豫地打断了推进之王想说的话,拿下了毛巾放在她头顶,目不斜视地继续盯着显示屏。

数字毫无变化。

“跟毛巾没关系吧?体重秤没有那种精准度!”推进之王按住银灰解扣子的手,“你不要再脱了!”

结果是银老板哪怕脱光了,体重秤上显示的数字仍然比他一个月前刚来罗德岛时多了10公斤。

银灰顺手揪过推进之王的棒棒糖叼进嘴里,颓然地坐在床角,委屈得像个两百斤的雪豹。

能怎么办呢?连身为继承人的大少爷自己都要出门打猎,贫瘠的谢拉格地区伙食如何可想而知。而自从来了罗德岛,代糖、糖组、糖聚块成打成打的吃,又天天在贸易站工作得天昏地暗根本没时间去健身,银灰的体重随疲劳值与日俱增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

“我不理解啊!你明明吃的糖比我还要多,为什么体重反而会下降?”银灰一口咬碎了口中的糖果,目光灼灼地盯着推进之王。

而且昨晚摸起来明明更圆润了些。

“大概是我每天都有做罗德岛的日常任务吧。”推进之王拍了拍银灰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嘱咐,“你要控制你自己,否则这么下去八块腹肌迟早变九块。”

“为什么是九块?”

“因为九九归一吧……”

经过一夜的辗转反侧,为了避免九九归一的银老板痛定思痛,早上出门前将前来查房doctor堵在了门口,拿过值班表将自己从贸易站划掉,接替了推进之王带领小队屠杀整合运动的任务。

“没有想到你这么心疼维娜,不愿意让她在战场上受到一点点伤,真是绝世好男人。”doctor未能体会到其中的真意,只从银灰眼神中读出了对守护某种事物的坚定,不禁感动成了一只柠檬精。

那一定是为了守护爱情(身材)的眼神!

在银灰守护王维娜酱的美好精神被整个罗德岛歌颂开来的同时,银老板放弃代打模式,将丹增送给近期沉迷攀岩的崖心寄养,坚定不移地用他的小拐棍浴血奋战,所向披靡,超额完成罗德岛日常kpi,获得了组织上下一致赞扬。

终于能提前下班不用过劳死的能天使感动得甚至想给他送面锦旗。

与此同时,银灰戒油戒糖,改善伙食,积极和莱茵生命的研究人员接触,旁敲侧击地提到他有一个朋友想要减肥,该用什么方法才好。

赫默心照不宣地为他写好了注意事项,但看向银灰的眼神分明写的是:你说的这个朋友到底是不是你自己?

银灰的这份努力让推进之王都为之震撼不已,她在响彻整个宿舍《卡路里》中拎起了正在做俯卧撑的银灰:“今天要体检了。”

“我知道今天要体检。”银灰神情复杂地扒着门框,似乎不是很想出门的样子。

“你要积极地面对现实,就算真的没有减掉,我也不会嫌弃你的。”推进之王将雪豹的爪子一枚一枚掰开,生生将他从门框上扒了下来。

“两百斤的雪豹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

“把你的糖都吃光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

……

“腹肌变成一块也没关系吗?”银灰的尾巴缠住门把手,仰头看着揪住他衣领往外拽的推进之王,似乎在做最后的挣扎。

“变成大鲍勃都没关系。”推进之王弯了弯眼角,自上而下给了伴侣一个轻柔的亲吻,“我喜欢的是你,又不是你的腹肌。”

雪豹的尾巴松开了门把手,抖了两下,缠上了狮子的小腿。

“大鲍勃不行,只有大银灰。”

——————

之后银灰与推进之王进行了全面体检,在拿到结果之后,银老板总算松了口气,他的努力并不是没有成效,体重已经比最开始还要低了。

但是……

“为……为什么?!”推进之王对着灯光反复看了许多遍体检单,不可置信地大喊。

为什么她也会重这么多?!难道这就是不做日常的代价?

“啊,那个,体重秤。”末药站在并未关上的宿舍门口,轻轻敲了两下,“doctor说那个体重秤有点儿问题,要拿回去检修一下?”

两双竖瞳骤然转向门口粉色的小姑娘,异口同声地质问:“什么问题?!”

“就是……简单来说就是重的人称体重显示会偏高,轻的人显示会偏低……分界值大概在60公斤左右的样子……”末药磕磕巴巴解释完,又指了指体重秤,“我可以拿走了吗?”

然而两个房主没有一个有回应她的心思。

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银灰率先打破了沉寂:“所以,其实长胖的……”

“你闭嘴,我没有。”推进之王推开银灰,绕过末药,脚步坚定地走进doctor的办公室,把值班表里日常600人击杀任务中重新加上了自己的名字。

从此以后,罗德岛又流传出银推二人不愿对方只身犯险,一定要互相扶持、并肩作战的佳话。





关于为什么推进之王变重了,她不过是局部重量增加而已。

右上角就是那个地铁上看手机的大叔……总之,王小姐当时的表情就是这样的

我今天就是死,死在罗德岛,被整个运动骑脸,我也得把我无敌的卡手之王第一个摆出去!